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若兮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日志

 
 
关于我

不拘一格, 独抒性灵。好茶, 好摄, 好世间一切无用而美好的事物。

网易考拉推荐

闲时记趣  

2016-12-20 16:55:37|  分类: 岁月闲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时记趣 - 人淡如菊 - 云若兮

    今天的阳光实在有点奇怪,像哪个顽皮的孩子在窗外晃镜子,一闪,又一闪,忽而明,忽而暗,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时而一下子穿过纱窗,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像逼得太近的东西,反倒要虚着眼睛来瞧。时而又暗下去,像以前电压不足的灯泡,看着看着便微弱了,微弱了,然后忽的一下就灭了,只剩一团暗红的影。

  如此反复了几次,把我从宋词中拉出来,我惊奇于它这种引人注意的方式,放下手中的书,自语道,我要把你写下来———这调皮的阳光!

    窗外总有两只蝴蝶,套用鲁迅先生的话说,一只是白的,还有一只也是白的。

也不知从哪天起,大约记得是春来的时节,总在窗外飞,一直飞到深秋。一前一后,在树枝花丛中嬉戏着,低低地,差池地,在邻居和我家后院花台穿梭,有时我疑心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在调情,总探出头去瞧。

这样过了好几年了,每年都有这么一对儿。虽然知道蝴蝶的习性,过不了冬,不可能是以前的那一对,但心底还是固执地相信,就是以前那一双。

   小区里很奇怪的樱花树,已近深秋时,干瘪丑陋的枯枝上,居然还从从容容地长出些新叶来。这些嫩黄的叶片,是树的绮想吗?它难道不知道冬季这个舞台,是属于梅花与雪花的,只有春夏两季,可供它演出?

可是,这些嫩生生的叶片,昂扬着,看着他们柔弱而又生意盎然的风度,那一派不管不顾的天真,我也不禁迷惑起来,到底是它活得迷糊,还是我活得卑怯?

   最近总能闻见梅花的香气。纤细的,谨慎地,穿过纱窗来跟我的味蕾幽会。我喜欢这种香味,不那么野气,不像夜来香,蛮蛮的,完全是不讲理的架势,熏得人直犯晕。

梅花的香,是清冷的,向来不那么霸道。就像舞台剧里素朴的音乐底子,你不注意,是可以忽略的,但总安静地存在着。

就像某一类人。

   这年月,还会有几人去闲闲的注视一棵竹子与一枝梅花,以汲取其中的美呢?梅与竹真像一对安详的伴侣,时常在纸幅中相伴而来,梅花有焦枯的枝条,而青竹的身形是那么清润,叶片间含着锐利。梅花有香气,而青竹则给我们清爽的氛围。在竹林里行走是十分惬意的事,竹林里有一份另类的寂静,看似密不透风,实则将我们引入另一重空间。我时常会想起寺院里的竹影,有许多鸟在竹叶里穿梭,你只能听其声而不见其形——竹林里有清冽的风吹过,不自觉回头,难觅踪迹。这是难得的松弛与馈赠,空气总是隐约的香气缭绕,不是敬佛的香,而是竹枝、竹叶在风中释出的香味儿。很美的气息。

有人说:“时间即生命。”可真把时间当生命来对待的,也不多。书要借来才肯抓紧读,时间大约要偷来才会顾惜着用。我就是这样的怪人。忙的时候,把时间紧紧捏着,一寸一寸往外放,反而能偷空读点书,写点字,做点有意思的事。好不容易盼着没事了,大把大把时间在手,便奢侈了,摊开手掌,像放鸽子似的,嗖地放走一只,嗖地又放走一只,一不小心就从掌心飞走一大片。现如今是怕撕日历了。过一天,撕一张,一张一张撕下去,日历越撕越薄,日子也越过越短,看着看着就到了最后几页,咦!一年又快过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15)| 评论(3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