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若兮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日志

 
 
关于我

不拘一格, 独抒性灵。好茶, 好摄, 好世间一切无用而美好的事物。

网易考拉推荐

一窗云影一树蝉  

2017-08-08 13:56:11|  分类: 岁月闲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窗云影一树蝉 - 飘然 - 云若兮
 
          这些日炎热,不想出门。
   蝉躲在枝叶中间,长声短声,也听不出心事。风从窗外进来,早起的风是清凉的。
      
  《枕草子》说,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自不必说,就是暗夜有荧火虫到处飞着,也是很有意思,那时候连下雨也有意思。
    很久没有看到月亮,它混在灯光中,不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正在灯火阑栅处。它是意外的不朴素。

     萤火虫对于我来说只在儿歌里,而儿歌已在千山外。

     夜里如果下雨,这实在让人高兴,虽然窗下并无芭蕉,然而我依然可以想到,叶叶心心,余情不止。


    试着自已说给自已听,是一种释放。

    坐下来,闭上眼睛,风游过来。让人想起时光恍惚,寂寂流年。 还想起爬满青苔的那些老宅,它并没有具体地址,然而它是确实存在的,此刻很明白。门上油漆剥落,爬墙虎的藤条漫天挂下来。

  隔壁人家窗台上养很多花儿,风吹过来,飘出一阵阵香气。

  湿地公园两边树木碧绿盈盈,推开窗,一屋子绿影。

   蝉在树中,一棵树,二棵树,三棵树,千万棵树,分不清。一片绿,大片绿,是词中的一角绿萝裙,只是被风吹了吹,便扯天扯地的塌了下来。
 
   蝉声难解难分。起身又坐下,听它从淡到浓,从暗到亮,从远到近,从山到水,从闹到寂,施施然,翩翩然。
不知为什么,忽然间齐齐停下来,这突然而至的寂静,仿佛屋里点了一柱香,下着帘,缭绕的云烟,坐在深处的人幽远无期,是书上一望几重烟水,几重烟水远。

   云烟升起来,飘起来,红裙子的女子慢慢从光影里起了身,像影行过来,像水漫过来,一屋的时光空空荡荡,是一支无词歌里的满腹心事。
 
   下了雨,起了阳,蝉声继续,醉花阴又到燕归梁。陌上花开缓缓归,归,款步生风,行过窗外,屏一口气,就静这样一会儿。在陈旧的恰如其分的虚构的名字上逗留一会,名字有花的暗息以及虚构上的一本正经。
 
   在某些时候,可以相信世间的某个角落里还存在这样的魔法:在花朵的里面种植需要的时辰,比如一个永不向傍晚移动的黄昏,花朵朝阳而开,光线经过曲折的路途而改变质地,在花朵的深处它缱绻且黯然神伤,换句话说它有恰如其分的寂静。
 
 这样荒诞的转换与假设在写下的任何一个句子中都能够轻易地整装待发。
 
  那么就摆下一个黄昏,深沉阔大的一抹斜阳,照小桥流水,人家屋瓦,山川近途,移过八月池塘,彼此不认识的万物因此历历有序。
 
  评论这张
 
阅读(1332)| 评论(1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