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舍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日志

 
 
关于我

不拘一格, 独抒性灵。好茶, 好摄, 好世间一切无用而美好的事物。

网易考拉推荐

一见如故  

2017-10-18 13:50:15|  分类: 岁月闲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见如故 - 飘然 - 云舍
 
   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顾城的这首旧诗是我一直喜欢的,说不上来好在哪里,美在哪里。只觉得句子里的朦胧美感,好似能一下子掏走心里大片空旷遥远的想像。转身却化为彩色纸屑,纷呈散落于四季林荫道的边缘,惘然如风,如梦,似水年华。

  私下以为,一篇散文的好,感知度的保存或许是个漫长延续的过程,期间亦会像人的思想一样伴随空间与时间的变换,不停处于变通中。诗歌不同,它在很大程度上给人一种即刻专注的感觉,类似于“一见钟情”。撞见的同时,喜欢或无视,接纳亲近与否,瞬间心中有了答案。
  诗歌是什么,我真的一无所知,零星读过的诗,尽数被尘世深度埋藏,有意与其疏远,似乎就可以安心沉沦于现实,其实这是不搭界的两码事。我读梭罗的《野果》,在这满满一本记载着大自然植物的目录上,察觉到诗的显影如此浓烈,芬芳,近而从容。众多植物的名称或样子,即使看不见图像,即使与我隔着千里万里,美好仍旧没有丝毫障碍的抵达。这是一种怎样微妙的力量呢,从而明晓,诗意从来不单是用眼睛观察的。

  纪伯伦说:我是大自然的话语,大自然说出来,又收回去,把它藏在心间,然后又说一遍。
  低头想想,人如草木在世间循环轮回,活得越久,面容会模糊,内心反而愈加清晰。很久之前贪爱宋词的一纸婉约,清丽,蚀骨惆怅。“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而光阴的故事,夜雨灯下的惆怅,何如算卦占卜。故人渐行渐远,顾盼回首,已是天涯两茫茫。
 
  在古代,我只能这样
  给你写信  并不知道
  我们下一次
  会在哪里见面
 
  现在  我往你的邮箱
  灌满了群星  它们都是五笔字形
  它们站起来  为你奔跑
  它们停泊在天上的某处
  我并不关心
 
  在古代  青山严格地存在
  当绿水醉倒在他的脚下
  我们只不过抱一抱拳  彼此
  就知道后会有期
 
  现在,你在天上飞来飞去
  群星满天跑  碰到你就象碰到疼处
  它们象无数的补丁  去堵截
  一个蓝色屏幕  它们并不歇斯底里
 
  在古代  人们要写多少首诗?
  才能变成崂山道士  穿过墙
  穿过空气  再穿过一杯竹叶青
  抓住你  更多的时候
  他们头破血流  倒地不起
 
  现在  你正拨一个手机号码
  它发送上万种味道
  它灌入了某个人的体香
  当某个部位颤抖  全世界都颤抖
 
  在古代  我们并不这样
  我们只是并肩策马  走几十里地
  当耳环叮当作响  你微微一笑
  低头间  我们又走了几十里地
        
                  ---翟永明《在古代》
 

   这首《在古代》,一见如故,我不知道诗人终极表达的理念是什么,或浑然流淌着哪些丰富深邃的蕴涵。可我知道,这平常词语的空灵组合,只在刹那,禅定入心。
“在古代,人们要写多少首诗?才能变成崂山道士,穿过墙,穿过空气,再穿过一杯竹叶青。” 就这样,在现代,我闲静的在电脑前读着这些诗句,酒香慢慢的隔屏而来,醇绵似古,真是清美有加。
  评论这张
 
阅读(1511)| 评论(1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